荒者。

专业视奸。

狂澜【一发完

一个没有讲好的故事,想尝试一种什么也不说明白的各种暗示的写法,然而惨淡地……

一 樱花

脚步声嘈嘈。

身着孝服的半藏在长老们的簇拥中威严而沉默地经过廊下。他垂着眉眼,嘈嘈间呼吸声微不可闻。

这时候他在想什么呢?源氏倚在岛田家最大的樱花树花叶繁茂的粗枝上,斜眼睨着那一行人,揣摩兄长念头的想法在他脑中一闪即逝。

他会后悔当时没有答应我吗?他还是忍不住这么想。

他扯下一片花瓣用尽全力向兄长掷去,绷紧的指尖拽痛了手臂与肩颈的肌肉,因为用力过度而脚下打滑。

极艳的花瓣却只是飏飏滑落地面,不曾沾衣。


二 烈酒

半藏愈加阴郁了。过于庞大的帝国给新加冕的皇帝套上沉重的...

痱子//齁甜齁甜的小甜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//不知为何心情好的荒流怀疑自己有猫饼

气凝。神聚。气流拂过箭矢亦有声。靶心在终点。

源氏在一旁檐下吃瓜。蝉声很响。汗水流过肩胛没入布料。背后好痒。

半藏终于忍无可忍,放下弓箭。源氏招呼他:“来歇会儿啊哥,瓜好甜的。”

“你过来,”半藏对被源氏啃得七零八落的西瓜毫无兴趣,“我背上痒,够不到。”

源氏把手里瓜放回果盘,跳下地,一路嘿嘿嘿着。半藏嫌弃说...

忠骨 part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//抑郁的荒流

本来不打算po这么辣鸡的东西……想了想还是互相伤害吧

毫无描写,换个风格写写试

感谢东桑的授权,当然是不一样的故事

应该会he,嗯

【我怎么这么辣鸡这么菜

    半藏三岁那年,源氏出生了。

    他贵为家族继承者,却只能畏缩地坐在角落里。父...

过期的喜欢

       //因为是摸鱼所以依旧短小的荒流

昨晚蓝头在群里提出的梗,想了想诶我这么咸也不能老发刀子,码成甜的吧……成功还是失败看官们定夺……?

【一直没有说出口的喜欢,已经过期了。】


    这根本毫无意义。源氏出神地想,争执。
    半藏还拽着他的衣领大声斥责他,也许是为了他白天的偷懒,也许是为了他再一次晚于宵禁时间翻墙回来。他哥好像永远都能找到他做的不对的地方来训斥他。
    ...

辣鸡荒流,上课摸鱼,吃枣药丸

短小不精悍,风格各异,p4小车见同名微博【不会超链接遁入智障……

七夕没有梗,七夕只有流水账

丧心病狂赶鸭子上架的群活动,晚了一万年后终于肝了出来

第一篇源藏,希望大家喜欢

我是荒流,欢迎勾搭www

微博同名

雨【剧场版相关

随手码,感觉挺渣,受到精神污染的看官憋怪我。

码字的时候真的在下雨。很大、很大、很大的雨。

bug都是我的错。

同时发贴吧。

最近跳在欧美坑里,开脑洞左思右想还是更适合土银,就撸了出来。文章好像有一股奇怪的腔调,憋在意,我瞎胡写写,你们瞎胡看看。  

随意勾搭。

  致明天早上开学并考试的我。


外面在下雨。很大、很大、很大的雨,仿佛下完这一场天空就再也挤不出一丝水分。像哭了又哭的女人双眼暴盲那样。

  土方坐在门口抽着烟,一根接一根,然后又是一根。他在发呆,倒也没烫到手。他看着院子里被雨打得狼狈不堪的树...

在厨房【伪NC17,PWP,小甜饼一发完

    “哇哦。”Tony大声赞叹道,“这颜色真是棒极了!”他弯下腰贴近那个东西,夹杂着咖啡味的热气打着旋从上面冲过去,嘴唇离它有Tony的腿那么长的距离。蓬勃的、充满了Steve味道的气味反冲向Tony,而他乐于接受。

    Steve后腰靠在厨房流理台冰冷的边沿上,抄起手臂,有点害羞和局促的对Tony微笑,耳根发红。Tony抬眼冲他眨眨,焦糖色的大眼睛簇拥在长而弯卷的睫毛里,让拥有四倍忍耐力的美国队长都想上去舔舔。那种湿润、甜蜜、情色的舔法。哦不,冷静,这是复仇者大厦的厨房,公众场合。

  ...

我关注的人

© 荒者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